首页>>资讯>>正文

集合信托发行环比增五成:房产基建仍是支柱

信托百佬汇 2020-07-09 10:15:44

6月集合信托市场分析报告终于出炉。

6月集合信托产品发行规模大幅回暖,环比增长超五成达到2976亿元,成立募集规模也小幅回升,房地产和基建仍然是两大支柱,投向金融市场小幅增长。

值得一提的是,6月信托产品风险事件频发。据不完全统计,6月共发生信托产品违约事件33起,涉及信托公司7家,涉及金额高达224.03亿元,投向工商企业领域的产品违约情形较多,涉及金额最大,6月整体投向工商企业类信托规模也环比下降。

发行规模回暖,收益继续下滑

尽管6月信托行业面临监管收紧和产品违约信誉风险,但是信托公司新发行产品热情不减。

用益信托统计数据显示,从发行情况来看,6月集合信托产品发行规模增长超五成。据统计,截至7月5日,6月共计发行集合信托产品2211款,环比增加3.99%,发行规模2976.47亿元,环比增长51.72%。

用益信托研究员喻智认为,资金信托新规征求意见结束后,信托公司可能在新规正式落地前集中推出一批产品,是6月集合信托产品发行大幅增加的重要原因。同时,疫情影响减缓,国内经济逐渐复苏,企业投融资活动再度活跃,也为信托公司展业创造了较好的条件。

从成立情况来看,6月集合信托产品成立规模有所增长。据统计,截至7月5日,6月共计成立集合信托产品2089款,环比减少1.19%,成立规模2210.94亿元,环比增长16.87%。

在6月集合信托产品发行规模暴涨之下,行业产品募集显得颇有压力,募集规模仅小幅增加。

“总体上看来集合信托产品募集情况并不乐观,平均收益率的下滑以及非标资金池违约事件,对产品募集的造成不利影响。”喻智表示。

收益率方面,在经济下行和疫情冲击下,国内外货币宽松政策持续,中央亦在引导社会融资利率下降,6月集合信托产品平均预期收益率继续下行。

数据显示,6月集合信托产品平均预期收益率为7.29%,环比下滑0.22个百分点。

喻智认为,收益率下滑还包括,优质资产荒问题没有得到彻底解决,虽然经济复苏的迹象已现,但市场风险依旧高企,合适的项目难寻;其次,监管层收紧非标投资,信托资金被引导向标品资产,可能进一步拉低产品收益。

房产基建仍是两大支柱

集合信托资金投向增减,亦是洞察信托公司风险偏好的窗口。

用益信托数据,6月投向房地产、基础产业类的产品规模增长显著,投向金融市场的产品募集规模增长幅度较小,而随着工商企业类爆雷增多,投向工商企业领域的集合信托产品规模出现大幅下滑。

其中,房地产类信托规模募集上升,但是规模占比下滑。据统计,截至7月5日,6月房地产类信托募集资金660.20亿元,环比增加10.48%,规模占比29.86%,环比减少1.73个百分点。

喻智认为,6月的房地产类产品募集规模上行,可能监管收紧和业务转型的双重影响。从监管来看,资金信托新规征求意见结束,对房地产业务的影响极大。但房地产对于信托公司的业务支撑作用依旧不容忽视,信托公司在政策正式落地加速推进此类业务。

从业务转型方向看,房地产类业务自2019年下半年以来经历了多轮窗口指导和调控,传统的房地产类产品受到约束,但新型的房地产类产品业已暂露头角。信托公司一方面积极推进资产证券化、股权投资及供应链金融等新模式的业务,另一方面向商业地产REITs方向靠拢,拓宽自身业务渠道。

同时,基础产业类信托产品募集规模大幅增长。据统计,截至7月5日,6月基础产业信托募集资金555.32亿元,与上月同时点相比增长36.97%。

喻智表示,从两会的“六稳六保”的会议精神来看,基础产业领域的投资预期还会有较大的增长,基础产业类产品依旧是信托公司目前重要的业务之一。

不过,喻智认为,传统的政信类业务或不再是基础产业类产品未来的主流,基建REITs等可标准化的业务或成为信托业发展的重要方向。基础产业信托面临融资成本被压降和监管收紧非标的双重压力。

值得一提的是,6月爆发的金凰珠宝“假黄金”事件,信托公司对工商企业类信托业务有所忌惮,市场风险高企、优质资产稀缺是困扰工商企业类信托增长的重要原因。

数据显示,工商企业类产品募集规模及占比大幅下滑。据统计,截至7月5日,6月工商企业信托募集资金190.84亿元,环比减少18.67%。工商企业类信托业务在集合信托中占比相对较低,6月其规模占比已下滑至10%之下。

违约事件频发

用益信托还统计,6月信托产品违约风险事件频发。据不完全统计,截至7月5日,6月共发生信托产品违约事件33起,涉及信托公司7家,涉及金额高达224.03亿元。其中,投向工商企业领域的产品违约情形较多,涉及金额最大。

对于下半年展望,用益信托报告认为,二季度信托行业的风险事件频发,尤其是以非标资金池类产品为甚,同时监管文件接连出台,正强力引导信托公司进行业务转型和不良资产处置。

首先对于标品和非标投资,标品类产品将会是未来发展的重点。非标类产品虽然不会消失,但规模压降已成定局;标品类产品方面虽然信托公司不占据优势,但不做却会影响融资类业务的开展。因此,下半年应对投向证券市场等标品资产的集合信托产品抱有一定的期待。

其次,关于资金池类产品,非标资金池类产品是今后一段时间监管清理整顿的重点领域。基于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考虑,防止金融风险向其他金融行业甚至实体行业蔓延,监管机构对资金池业务的监管政策也必然越来越严格。监管层着力引导信托公司逐渐暴露和清理风险资产,近期监管层对部分信托公司非标资金池业务叫停,要求压缩同业通道、融资类信托规模,加速非标资金池类产品的清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