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正文

“A股最大造假案”主角康美药业易主,国资出手能否力挽狂澜?

股权侠 2020-09-16 10:55:06

近日,作为“A股最大造假案”的康美药业又有了新动作,经监管部门处罚与内部重整后,康美药业虽然没有退市,但也面临控制权易主的巨大变动,而作为国资的易林投资出手作为接盘侠,其背后当然也是具有缘由的,不过,面对这样一个烂摊子,易林投资能否力挽狂澜呢?

作为A股市场“黑天鹅”的孵化器,财务造假一直被投资者所畏惧和怨恨。

2016年至2018年期间,康美药业虚增巨额营业收入,通过伪造、变造大额定期存单等方式虚增货币资金。

根据此前证监会的调查,2016年年报、2017年年报、2018年半年报,康美药业分别虚增营业收入89.99亿元、100.32亿元、84.84亿元,虚增金额高达约300亿,成为了A股市场有史以来最大的造假案。

“A股最大造假案”主角康美药业易主,国资出手能否力挽狂澜?

康美药业2016年至2018年的造假金额

但最终,折腾了近两年,今年5月14日,证监会公布了对康美药业财务造假的行政处罚结果,证监会依法对康美药业违法违规案作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决定,决定对康美药业责令改正并给予警告,处以60万元罚款,对21名责任人员处以90万元至10万元不等罚款,对6名主要责任人采取10年至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A股最大造假案”主角康美药业易主,国资出手能否力挽狂澜?

同比今年财务造假事件的主角,瑞幸咖啡面临的处罚,则直接是在在纳斯达克被勒令退市,因此康美药业遭受的处罚引起了不少投资者的质疑。但证监会表示,本次处罚仅仅只是开始,后续的民事赔偿、刑事追责将让康美药业的财务欺诈付出“沉重代价”。

不过,代价再怎么沉重,即便如此,康美药业毕竟没有被要求退市,面临处罚之后,康美药业苟延残喘,开始了后续的内部重整事宜。

两个月后,7月23日,康美药业称,正在筹划重大事项,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鉴于该事项存在不确定性,股票自公告日起停牌。

此后康美药在停牌近一个多月,9月2日晚间,康美药业发布公告称,当天康美实业、公司实际控制人马兴田及其配偶许冬瑾、金信典当行、普宁国际与易林投资共同签署《合作协议》、《生产经营托管协议》、《资产负债托管及处置协议》,为实现本次托管目的,在表决权让渡期间内,康美实业拟将其持有的公司29.90%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及提名和提案权等权利无条件且不可撤销地让渡给易林投资行使。

“A股最大造假案”主角康美药业易主,国资出手能否力挽狂澜?

一旦该决议在股东大会上审议通过后,易林投资将成为ST康美的控股股东。

令人没想到的是,随着易林投资接手消息不胫而走,康美药业连续经历了“五连板”,连续五天一字涨停,资本市场反应强烈可见一斑。

“A股最大造假案”主角康美药业易主,国资出手能否力挽狂澜?

对此,让人不禁要问的是,易林投资是何来头?其作为康美药业这个烂摊子的接盘侠,缘由何在?这是否意味着康美药业会迎来新的重生机会?

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易林投资成立于2020年8月18日,揭阳市城市投资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持有其40%股权,广东省金服股权托管中心有限公司、广州神农氏中医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分别持有30%股权。

此前康美药业停牌之后,有传言称广东国资是康美药业最大的“绯闻接盘对象”。

今日来看,广东国资委确系其间接股东之一,另外还有国家开发银行、揭阳市国资委、广州市政府。

那易林投资背后的这三名大股东又是什么背景呢?清一色的国资。

“A股最大造假案”主角康美药业易主,国资出手能否力挽狂澜?

揭阳市城市投资建设集团的股东主要是国家开发银行、揭阳市国资委,二者分别持股62.26%、37.74%;

广东省金服股权托管中心的股东是广东省交易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00%,后者由广东省国资委100%控股;

广州神农氏中医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为广药集团全资子公司,广药集团由广州人民政府100%控股。

“A股最大造假案”主角康美药业易主,国资出手能否力挽狂澜?

 

对此,据行业人士称,易林投资成立的目的是为了对康美药业进行投管,从这家公司的股东背景来看,清一色的国资,绝非巧合。明显的是,易林投资是由广东省政府牵头处置,康美药业注册地揭阳市政府参与,实际管理康美的只有广州神农氏中医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而这家公司实际上也才刚刚设立,背后人员和易林投资是一样的。

简而言之,广东省政府为了解决ST康美的遗留问题,专门成立了易林投资来接管ST康美。

实际上,这样的安排也不难理解,此前康美药业由于财务造假大伤元气,近300亿元货币资金“不翼而飞”,康美药业财务问题有待厘清,相关处罚也没有到位,说不定还藏有“隐雷”。在这样的背景下,被国资接盘然后旗下控股子公司管理实际上最好,相比其它民营资本,国资或更有能力接管、清理康美药业财务问题。

然而,康美药业的安排与转变到底如何设计,是不是国资并不是问题的关键,实际上国资接管的背景与原因,才是投资人们想问的问题关键,毕竟动机才能更加在根本意义上决定行动的结果。

实际上,广东两级国资委,再加上一个地方国企广药集团接盘康美药业,这中间却是另有文章。

一方面,当前医药产业都是各地方支柱产业之一,涉及大量地方民生与就业的问题,政府很难眼睁睁看着不管,毕竟政绩当头,事情不小。

另一方面,国资也给自己设立了一座厚厚的防火墙。

接管协议的内容中规定:康美实业、康美药业实际控制人马兴田及其配偶许冬瑾等,将所持有的38.28%股份质押,委托给易林投资,并且放弃部分股东权利,使后者成为托管方,化解公司目前的经营不稳定、债务危机等风险,托管期为两年,并且易林投资不承担任何责任。为覆盖本次托管下的运营成本,康美药业每年还需向易林投资支付800万元的托管费,两年下来1600万。

复牌后,如果康美药业的股价涨幅超过其质押债务金额,易林投资背后的广东两级国资委和广药集团还能拿到33%的“提成”。

可见对于国资来讲,两年1600万的固定管理费,随着股价上涨还有额外收益,且不承担任何风险。广东两级国资委和广药集团接管ST康美,不需要花一分钱,还先赚了一笔。这种做法堪称资产管理界的巅峰。

“A股最大造假案”主角康美药业易主,国资出手能否力挽狂澜?

再一方面,实控人马兴田家族也早有“自保”的打算。在遭到证监会处罚前,康美药业董事长马兴田就早已把公司更值钱的核心资产——拥有全国各地多个康养项目和大量土地资源的康美健康小镇投资有限公司,转移到了其儿子和女儿名下。

可见,对于地方政府、国资委和马氏家族来说,这场托管就似乎成了一个谁都不吃亏的“双赢结局,达成了一场拯救行动中的“利益均衡”。也可以说,在这样一个“烂摊子”面前,国资入场托管,做最后的一搏,是公司现有管理层、各位投资人最希望看到的局面。

毕竟,谁都有利可图之时,谁都会为此尽力。

“A股最大造假案”主角康美药业易主,国资出手能否力挽狂澜?

综上,本次仅涉及权利让渡,然而后续公司是否有重组动作,及双方间会否发生股权交易等将成为康美药业新进展后的重要看点。但无论怎么说,国资在股权结构介入与重整,对康美药业、对国资以及投资者来讲,都是一件好事。就此次托管传递出的市场信号来看,康美药业连续经历涨停板,至少也表明了市场情绪的普遍认可,曾经的药企白马股,想必仍有一线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