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正文

券商并购大整合时代来了?

中国日报 2020-09-29 11:00:03

业内人士表示,并购后发挥业务协同效应仍需时日

近期,“合并”成为券商行业的关键词。在过去的一周里,国金、国联证券两家券商“官宣”合并牢牢占据“热搜榜”,加之上周五有消息称,海通证券与国泰君安、东方证券未来有无整合可能?虽然海通证券回复表示,公司董事会暂时没有讨论相关事项,但是多位业内人士表示,未来券商收购或合并案例将会不断涌现。当前行业“马太效应”日益凸显,中小券商深陷增长乏力的困境,而走向并购不失为弥补短板、形成突围的有效路径。

关注1: 国内券商新一轮整合潮或已启动

“近年来,在鼓励打造航母券商的背景下,证券业并购重组将成为行业发展的趋势,国内券商新一轮整合潮或已启动。就在今年,多个券商并购消息就不断出现。”

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湛接受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而此次合并的两家券商,从股东背景来看,国联证券前三大股东均为无锡市国资背景,而国金证券其前两大股东均为“涌金系”,为明显的民营金融企业。

他进一步分析称,国资券商合并民营券商,或许与监管导向有关,9月14日,《关于实施金融控股公司准入管理的决定》《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系列政策出台,正式将非金融企业投资形成的金融控股公司纳入监管,合并将成为中小券商今后的壮大发展的方式之一。

由于国联证券和国金证券并购事件引发业内普遍热议,这一超出预期的动作也打开了市场对中小券商整体即将迎来并购潮的巨大想象空间。在业内人士看来,当前行业马太效应日益凸显,中小券商深陷增长乏力的困境,而走向并购不失为弥补短板、形成突围的有效路径。

北京一中型券商内部人士称,我国证券行业存在同质化严重、牌照过剩等问题,业务模式的同质化使得部分中小券商的市场份额在市场冲击下不断压缩。而市场化并购有助于各家券商补上业务短板,还有助于推动行业集中度提升,一定程度上也有望改善行业同质化竞争格局。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11月,证监会明确提出积极推动打造航母级头部证券公司,而并购是打造航母级券商的重要途径之一。2020年7月,证监会相关部门向派出机构下发通知,支持证券基金行业实施组织管理创新,其中一条重要内容便是鼓励行业机构依法实现市场化并购重组,在资本实力、管理水平、信息技术等方面实现快速发展。

关注2: 须使得合并呈现出1+1>2的利益预期

尽管券业并购是大势所趋,但从可操作性来看,不同体质、股东背景差异太大的两家券商合并难度太大,那如何选择合并对象呢?有业内人士认为,国联换股吸收并购国金的操作模式,给市场非常大的示范效应,两家中型券商合并后诞生一家新的千亿券商,不失为券商做大做强的有效方法。

有券商人士分析,同一控股股东下的两个或三个券商的合并更容易一些,这也让这一批中小券商成为市场资金关注的重要目标。

华西证券非银分析师魏涛指出,未来券商收购或合并案例将会不断涌现。合并既有“强强联合”“强并弱”,也会有中小券商之间的抱团。除了股东层面推进的整合,市场化并购中民营系券商可能会成为重要的合并标的。

那合并背后的方式会倾向哪些?李湛表示,关于A股吸收合并的种类,大致可分为三种,一是整体吸收,类似本次国联证券向国金证券全体股东发行A股股票的方式换股吸收合并国金证券;二是借壳上市,通过分阶段的操作将主要资产置入上市公司实现借壳;三是内部重组,通过整合兄弟公司等方式司理顺公司内部组织结构完成吸收合并。

不过他强调,寻求合并,须使得合并呈现出1+1>2的利益预期,考虑因此包括但不局限于股东背景、经营方向以及资产情况。国联证券作为一家国有券商,引进民营券商灵活高效的发展理念、经营机制,增强国有经济的活力、控制力和影响力;而民营券商也能更好地借助国联证券的资源禀赋、社会资源,提高抗风险能力。双方将在资本金规模、财富管理、承销保荐、资产管理等各个方面形成强强联合、优势互补。

关注3: 券商合并对市场带来四大影响

那券商合并将对整个金融市场带来哪些影响呢?业内人士表示,第一,合并增多说明市场自我淘汰较多,那些竞争力低下的券商出局,有助于金融市场后续的发力。第二,部分券商的并购,就如同一条鲇鱼,无疑会激活金融市场,鲇鱼效应明显。第三,券商的自我战略调整和转型,提升中国金融市场整体的竞争力。第四,券商的合并将重新洗牌,中国金融市场的格局将被重塑。

对此,李湛分析称,目前,打造“航母级券商”的预期是券商板块行情的一大契机,同时整个券商的整体估值并不是太高,多数龙头券商估值不到20倍PE。券商的合并,对于龙头券商来说带来的确定性更强,其竞争实力优于行业,例如中概股的回归、注册制带动的IPO都直接利好头部券商。证券行业本身同质化程度高,拥有资源优势的头部券商在未来合并趋势下将更加受益。

不过,尽管券业并购是大势所趋,也是监管所向,但理想落地到现实仍有较长的一段路要走。有业内人士指出,券商并购动作只是第一步,因为并购后,文化、机制、组织架构以及业务形态完全不同的公司如何融合也成为普遍关心的问题,而这恰恰也是决定并购效果的关键因素。可以说,从并购开始到两家券商业务真正发挥协同作用,这中间仍有较长的路要走。